阿里云:变与不变-阿里云服务器优惠网!
阿里云最新优惠活动

阿里云:变与不变

阿里云服务器优惠

为期4天的云栖大会,高达12万人次参会者,让这座小镇显得热闹又喧嚣,每天早上7点15,都会有数辆满载着全国数百名的媒体人的大巴,从几十公里外的酒店赶往到小镇——很难想到,5年前首次在云栖小镇举行的阿里云开发者大会,简陋的就像在农村搭的戏台子,台下摆了几百个折叠椅子,没有丰富的展厅和搭售的周边,连主动过来的媒体都不多。

从2009年至今,阿里云也即将来到十年的关口,在争议中从无到有的这朵云,深刻地改变了中国IT行业的历史,而现在,他们正希望以杭州为起点,去改变整个中国。在云栖大会的开始,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播放了视频《新杭州故事》,各行各业人的生活因他们不知道的阿里云而变得便利——对参与建设阿里云的人来说,又会有哪些变与不变?

跋涉“无人区”

“我曾经认为云计算是十分苦逼的。”

作为从开始就参与的老人,阿里云技术研发总经理蒋江伟还记得,在大概2009年的时候,他的leader对他说,没什么可以被他们直接参考的了,往前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创新。技术问题不只是技术问题,更是阿里特定的业务问题,每一次在数据量和交易量上的再攀高峰,都意味着新的难度,对阿里云的工程师来说,这是前所未有的“无人区”。

阿里云技术研发总经理蒋江伟

而在这个过程中,摔打踩坑都是家常便饭,胡晓明当时在做金融小贷,“恰逢其时”的成了阿里云最早的客户,有了一段算不上愉快的经历——他时常把飞天操作系统的工程师“抓”去办公室修bug,改不好就不准回去。可怕的是,当时阿里云几乎每天都出bug,甚至到一晚出现几十次问题,阿里云和后来网商银行这两个后来阿里系重要的版块,在互相成就之前却是狼狈的“相濡以沫”。

同样不满的还有不少像蒋江伟这样来自电商部门的工程师,原本是集团收入的贡献者,来到阿里云后却每天要面对出bug的窘境,压力之下,很多人选择了离开,其他部门也都觊觎着阿里云的技术人才和质疑着其价值,王坚博士公开的数次流泪,成了当时窘境的最真实的注脚。

云梯之争,是坚持阿里云的飞天,还是用开源的Hadoop,也成了阿里巴巴重要的一次选择。直到2013年8月,被寄予厚望和输送了大量技术人才的飞天攻克了“5K”难题,让一个集群内多达5千台计算机虚拟化连接,才真正奠定了阿里云存在的意义,这时已过去了4年。

云栖小镇有一尊飞天5K纪念碑,刻着227个工程师和家人的名字,以及王坚的话:“一群有理想的平凡人经历了1757个日日夜夜,用生命和热血写成代码,为云计算开启了未来之势。坚持你相信的,相信你坚持的。”这已经几乎成为云栖小镇的一个地标,不过在云栖小镇的博悟馆里,还有着另一个象征着云梯之争结束的纪念,我特意去找到了这台最后下线的Hadoop集群服务器。中间偏上的位置,就是云梯1队Hadoop集群的元老罗李(鬼厉)的名字,“自古风云多变幻,不以成败论英雄”,放在这里,再适合不过了。

“我就是因为看见了我才相信了,刚开始我也不相信的。” 蒋江伟觉得,王坚和那些从一开始坚持下来,留下来的人,才是阿里云飞天能真正做下来的原因,而在长期地坚持之后,他也看到了和相信了更好的未来。最初来自电商业务的工程师,积累了丰富的场景案例,艰难的磨合后,和云计算业务像“雪跟水一样互相的融化”。而从第一行代码开始编写,这些工程师对代码的掌控力极强,反面的例证是,他们甚至提前就知道哪里会出问题,什么时候该去填坑了,这样反复打磨后,“每一行代码都是值得被值得细细推敲的,都是金子,都是钻石”,蒋江伟说。

在阿里云进行的用户调查中,稳定性是各项反馈中得分最高的,这是阿里云工程师们多年来兢兢业业处理bug的成果,在云栖大会的第一天,阿里云秀了一场黑科技——专有云“破坏之旅”——在各种疯狂的故障注入中,运行依旧维持稳定,从问题频出到坦然秀肌肉,不变的是蒋江伟这样坚持写代码的人,变得是更好的代码。

“是不是一定要保留阿里云?”

在陪伴阿里云成长的人当中,胡晓明大概是最“无辜”的那个,只是因为时间节点恰到好处,就成为了悲情的陪跑,最后连自己也进去了。换位思考,可能他当时会有这么一个想法——“为什么偏偏是我要用?”

和常年穿格子衬衫的王坚不一样,胡晓明的风格是西服革履,“很高级”,很有金融圈的感觉。在一场媒体群访中,在场的其他受访人,像阿里云产品总监何云飞,和一众记者几乎都是T衫长短裤的配置,让他先开口自嘲“衣服不搭”。

阿里云总裁胡晓明

这个和工程师风格有点不搭的人,阿里云最早的客户,最多的抱怨者,却一直顶住了业务上的压力,在这条困难的路线上坚持了下来。虽然,在艰难的时候,他和马云在西湖边散步也会问马云,是不是一定要保留阿里云?——据称不止一次,出于对自己业务负责的态度。

2014年底,胡晓明成为阿里云的总裁,在技术上逐渐成熟的阿里云,也需要一位在商业上更具拓展性的领袖。金融背景、多年陪跑相爱相杀的胡晓明,无疑是合适的人选,阿里云进入技术和商业双重驱动的阶段。

云计算如果是水煤电,那这也该是一门赚钱的买卖。城市大脑、银泰百货、二维火、曹操专车、杭州银行、萧山国际机场、西奥电梯、吉利汽车、中策橡胶,在主论坛的演讲上,这些最新的案例,几乎覆盖了所有的产业,云计算的发源地互联网产业自不用说,在最顽固的工业领域,阿里云的平台将近有15个垂直类的行业,仅在杭州就有200家制造业企业入驻。甚至于农业,在ET农业大脑,阿里云也已经接入智慧农业生产。

和云栖大会上技术为主的内容不同,胡晓明被问到更多的是在战略和商业领域,无论是全球化的拓展,还是作为基础底层,阿里云与蚂蚁金服、高德、AliOS等的合作。对今天有众多板块的阿里巴巴来说,板块间协同以产生更好的产品和服务,才能提供更多的价值,也顺接了阿里巴巴从C向B的转型。

有趣的是,伴随着阶段性任务的改变,云计算在中国从开拓到商业化,不变的胡晓明,却从客户变成了总裁——“天选之人”不外如是?

是个“好生意”

阿里云专有云总经理马劲在4年前加入了阿里云,这个时间节点很有趣,云梯之争结束,技术逐渐成熟,商业化提上日程,蒋江伟和胡晓明经历过的艰难时刻都被他避开了,当他看到阿里云时,他看到的是一个“特别好的生意”。

2013年的双11活动,淘宝天猫的支付达到了3.75万笔每秒。看到这个数据,马劲先是被震感,然后备受打击,当时他正在IBM工作,为工商银行做交易项目,能做到的峰值还不到1万笔每秒。出于热爱技术的初心,他希望去能接触的最先进技术的地方。

在IBM的4年多的时间里,虽然也有优秀的产品和团队,但他却总觉得自己在做重复的事情,一个个类似的客户项目,做大量的集成,装硬件、装软件、写应用系统再搞监控,让马劲觉得既复杂又效率低。

而云计算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,他开玩笑,以前要一个个客户去卖、去装,醒的时候才能赚钱,而阿里云的客户会自己上门,睡着了都能赚钱。当然,忙碌是同样的,睡眠依旧不多,但重要的是,在阿里云每天都像是在加速,接触新的东西。就像蒋江伟所说的无人区,阿里云同样将业务推到了新的高度,2017年双11巅峰交易达到了32.5万笔每秒,和马劲以前做类似的项目比起来,在阿里云就像是电影放了快进。

阿里云专有云总经理马劲

“虽然也忙,但是忙的很开心,尤其是每年的云栖大会,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把我们自己做的东西亮出来以后,跟过去一年对比,都会有显著的,甚至是是上千倍提升的突破和创新。”去年马劲和团队演示了专有云断电,今年将难度提升到了故障注入,不过在比起这个,可能更难得的是,做到了专有云版本跟随公有云版本的随时发布而保持一致。

比如对大公司来说,软件需要或多或少的定制,在软件版本升级后,企业往往由于怕麻烦而不愿意去升级,造成隐患和效率停滞。而更复杂的的专有云做到了这一点,蒋江伟开玩笑说是“创造了奇迹”,对企业来说,是非常了不起的。不过,认真地说,这个奇迹也是蒋江伟一起创造的,公共云的深厚根基和集成性以及在持续集成上的投入,才是专有云能紧跟版本的必要条件。对马劲来说,不变的是忙碌,变得是忙又快乐着。

云是生产力

云栖大会上,标配版的文化衫是黑色的,正面是阿里云的标志,不过还有一件更有意义的文化衫,比如何云飞在大会上穿的,印着飞天操作系统的开头代码的那件——可惜我没买到。

在2009年2月,北京上地汇众大厦的年轻人敲下第一行代码的时候,大概没想过,未来有一天,这些代码会被印在文化山上,成为一种文化象征和骄傲。

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了,飞天不再是那个在阿里内部跌跌撞撞却飞不高的飞天,而是飞天2.0。何云飞在采访中说:“在1.0的时候,我们思考的是,今天怎样让可能的计算发生,通过我们的飞天系统,第一,让用户需要的话,可以全球化的计算;第二,可以给他足够的计算。”他举了一个例子,以前的地震局的科学家研究一个算法,需要计算十个月,而在阿里云上只要48小时就可以完成。

“2.0之后,计算能力会越来越强。而且,我们会延伸到用户数据的那一端去,以前的数据中心是围绕着企业为中心的,因为它把更多的数据搬到企业,未来的数据中心一定是以用户为中心的,用户最多它的技术就会在这里面出现。这些计算数据中心要移过去,边缘计算也要移过去,我们认为对未来用户的需求要求会越来越高。随着这种计算的可能发生了以后,上层的应用和企业的需求不断的延伸出来,这是我们本质上最大的变化。”

未来的企业会是什么样子的?这其实是云栖大会上常被提起的话题,无论是之前的“五新”还是这一届的“新制造”,都是试图对这一问题的解答。而云计算,在这一问题上天然要走的比阿里系其它版块更远。

在第一天的演讲中,马云提到一句有趣的话:“数据是生产资料,云计算是生产力,互联网是生产关系。”相比笼统地互联网时代、云计算时代、数据时代,这一解释要清晰不少。虽然,无论是哪个“时代”,都远不如资本力量对社会的渗透之深和影响之大,但这些却更实际易懂。

当然,马云的分类方式明显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,云计算该算生产力的哪部分,资源还是劳动工具?这甚至有些“形而上”的感觉,不过,对阿里来说,阿里云的价值,是毋庸置疑的。这一点,可能从未变过,变化的是,越来越多的证明机会和愿意去相信的人。

作者 | 李昊原

微信编辑 | 周星如

审稿编辑 | 正月

想查看更多精彩内容、下载更多干货白皮书,就快来扫我吧!

赞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买云服务器上,云就上阿里云!

顺丰快递单号查询